昨日一個人登山時,突然想到工作時發生的某件事:

我原本擔任公司的管理部門主管,對於同仁們的婚喪喜慶、送往迎來,都會特別留意。

某天,有個駐外點的店長返回總公司,要申請新生兒健保卡。

承辦人拿了2張表給她,沒想到她居然立刻放聲大哭。

事有蹊蹺,我馬上把她帶到會議室,以免驚擾其他辦公室同仁。

長長的哭泣後,她才悠悠地問我:『世界上有沒有賣後悔藥?如果有,我一定馬上買!不管代價有多高!』

我問她:『發生什麼事了?生了龍鳳胎,產假回來不是很值得開心嗎?』

她說:『只剩一個兒子!女兒被她親手給殺了,我是一個壞媽媽,是一個殺人兇手!』說完繼續大哭。

然後,斷斷續續說出事情的經過:

10/9清晨開始腹痛,慢慢地愈來愈規律,間隔愈來愈接近,所以先生馬上把她送醫。

醫生也說順利的話會在中午前讓她見到懷胎十月的小孩,當成她隔天生日的禮物!

為了這句話,她馬上問醫生可不可以先不生?等到隔日生的話,以後可以一家三口一同慶生!

醫生說:如果羊水破了不做接生,小孩乾產會有危險!

沒想到,她完全把這建議當成馬耳東風,堅持隔日生。

其間的疼痛煎熬都忍了下來。

但是隔日清晨,她終於聽從建議剖腹產,女兒---卻已是死胎。

面對醫生護士無奈又同情的眼神;先生及婆家的指責;對女兒的自責及虧欠,做月子期間,她日日以淚洗臉!無心照顧兒子,無顏面對公婆,所以要求提前返回工作崗位。

她哭著問我:『我為什麼要這麼執著?為什麼一定要他們和我同一天生日?我親手讓我女兒生日變忌日啊!我為什麼要這麼執著?』

  

為什麼要這麼執著?這代價實在太大了啊?!

 
眉中有著懸針紋的我,本來對事對物也非常執著,追求完美,卻因為這段時間的作息改變,不知不覺中平掉那紋路。

我不想---因為任何執著而付出我無法彌補的代價!

所以,就讓一切隨緣吧!

 

創作者介紹

龜毛麗的美食誌

龜毛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