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十點多去買蜜汁雞排,只有我和另一個客人。他買了相當多樣及多量,所以我等待的時間很長。

突然有個衣衫不整、長髮雜亂的男子悄悄地站在攤子的另一邊,靜靜地等待老闆娘轉身時,低聲的向她說話。

她沒有回應,假裝沒聽到、沒看到般轉回身子。

他並沒有放棄,加大音量說:『什麼都可以啦,只要可以吃的。』並伸出右手,掌心向上,在老闆娘面前擺動。

她依然充耳不聞,繼續專心炸著眼前的雞排。

等待一小段時間後,他終於死心轉身離去!

我在一旁靜靜觀察:他是那個長期窩在捷運旁新建屋工地招待所的流浪漢!每次運動經過他時,特殊的臭酸味令人掩鼻。

雖在人車喧鬧的大馬路旁,他總有辦法攤在破爛的遮陽傘下大呼呼大睡,原來站起來身材也算壯碩,皺紋不多,估計應該不到四十歲吧?!

老闆娘解釋:『不是我小氣,他好手好腳,白天睡覺,晚上就沿著我們這些攤位,一攤一攤伸手乞討,每天晚上都來,不是要錢就是吃的!剛開始我會給,但每天都來,我實在受不了!』

我和另一客人不知該如何接話,面面相覷對看了之後,聽著老闆娘繼續說:『有時候他看我自己一個女人,旁邊又暗暗的,就一直重覆剛剛的話不走,實在令我害怕他會動手搶劫勒!』

十點多了,旁邊的商家拉下鐵門,車陣也變少了,另一個攤位已在準備收攤….

這樣的恐懼,我懂!但念念不忘他伸出手時手心向上的模樣----

要做出這樣的動作對我而言需要多大的勇氣啊?!為什麼好手好腳的要做出這樣卑微的姿勢?返家後我一邊啃著雞排,一邊不斷想著….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龜毛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