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
其實,這篇已經打好超過半個多月了,只是我還是不死心,一直陸陸續續找時間去尋找小花,但這麼久了,終於放棄…)

 

 

上週四,中午高溫32度!我本來想等下午溫度稍降再騎單車去找小花,但看到氣象報告說下午變天有雨,所以只能在高溫下騎車

烈日下騎車,體力耗費比平時更多更快,也必須一直停下來補充水份,但路上讓我一直掛念&祈求的--仍是小花那無辜的臉!


但當我接近原本小花藏身的地方時,我的心完全涼了!

怎麼會變成這樣?現在這樣,小花怎麼可能還會住在這裡?










 

我一路來來回回六七趟,一邊叫著:小花小花

終於操作怪手的司機停了下來,大聲問我在找誰ㄚ?我形容小花的模樣,問他是否見過?

他說他第一天開怪手過來時,有幾條流浪狗識相地立刻跑開,但他完全沒有注意到其中是否有小花的身影?

他說那附近接下來只會愈挖愈大片,根本不可能會有牠們容身之處,叫我快回家別中暑了!

 

我仍不死心,又往鶯歌方向騎去,途中的防空洞&橋墩下&破舊的種菜工寮我都進去找過,就是不見小花









然後,我猜想小花也許躲往附近的生態公園,於是又往那附近去找,幾趟下來,水都快喝光了,卻可能因為天氣炎熱,所以見不到任何狗狗的蹤影!

又熱又累的我,騎到『柑園橋』下時,遇見一條後腿有傷跛腳的黑狗,拿出飼料要讓牠吃,牠卻只有聞一聞就退到一旁休息;我又拿出本來要給小花的雞肉乾給牠,沒想到牠超愛的,吃了一片又要一片


我在餵牠時,聽到遠處橋頭有小狗的嘻戲聲,轉頭看過去果然有兩隻小小狗。

我牽著單車靠近牠們時,牠們很有危機意識還知道要躲藏,和我玩起躲貓貓來。







但是我拿出雞肉乾慢慢靠近黃色小狗,牠就搖著尾巴跑來吃了。

另一隻黑狗戒心較重,我一前進牠就會後退,後來我把雞肉乾和飼料一起放入旁邊的碗內,兩個小傢伙立刻大口吃了起來;但吃東西時牠們還會輪流,一個把風一個先吃











我用一種不捨又悲哀的眼神看著牠們,為什麼?一出生就註定了流浪的命運?

是有人遺棄?還是流浪狗媽媽生的呢??『以結紮代替撲殺』到底要怎樣才會真正落實呢?

 

小花,妳又會是在哪裡呢?我還會有機會再見到妳嗎?

還是只能說:再見了,小花!

小花,再見!

請多保重…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龜毛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