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歲時,因為工作因素遇見了他,我們的工作內容有很多交集,每每遇到困擾時,只要找他談過就可以找到解答,他充滿才氣智慧、處事圓融、外表俊秀,是很多女同事心目中的理想對象。

 

我們無話不談,工作之餘常常結伴出遊,朝夕相處之下我也逐漸對他萌生愛意,但是很怕一旦告白之後,就會連朋友都作不成,只能用「好朋友」的身份來掩飾。

 

大學時,他讀的是建築系,必須拍攝很多建築物,但他說自己的最愛還是高山風景,他曾經送我一幅裱褙好的照片,是所有攝影作品中他的最愛,我把它當成定情物般的珍惜,那是一大片西洋杉飄在雲霧飄緲間,感覺很像我和他的感情,總是霧裡看花

 

他常對我掏心掏肺,講出從未對人透露過的女友不堪情事、他會在我面前真情流露掉下眼淚、他告訴我穿得太過性感會讓他忍不住春心蕩漾,但是我們始終不曾跨出那一步

「好朋友」變成「男女朋友」的那一步

 

轉換職場之後,我們的距離變大了,最後終於雲淡風輕,未能留下些什麼

那張風景照,也在另一半的醋勁大發之後丟掉了,但是有一些感覺深藏在我的記憶深處,它無法跟著照片一樣丟掉

 

也許我一直默默的在尋找他,在有霧的天氣裡、在經過天母行義路時、在看到汐止伯爵山莊時總是有某些片段會讓我想起他,讓我好想問問他:『這麼多年,你好嗎?找到自己的真愛了嗎?我現在過得很幸福,你也是嗎?』

 

我沒有再試圖尋找他的蹤跡,只能拍下類似當時他所送的照片場景當成回憶,也許這是告別的最佳方式。

 

謝謝你讓我遇見你,謝謝你讓我愛過你

再見了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霧起時   -- 席慕蓉


霧起時   我就在你的懷裡
這林間   充滿了濕潤的芳香
充滿了那不斷要重現的少年時光

霧散後   卻已是一生
山空湖靜   只剩下那   在千人萬人中
也絕不會錯認的背影

 

 


後記:

今年二月我和家人一起去草山尋秘境,當時路人指點我們找到的黑森林,不是真的黑森林!在竹子湖派出所附近的才是真的黑森林,也就是照片中的這一大片。

儘管拍照當天氣象預報晴天,但一上陽明山狂風驟雨不斷(照片上的光點是天空落下的雨珠),氣溫又低,但我還是覺得拍得很開心,因為小弟和小弟妹的陪伴,讓我們一起度過愉快的一天。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龜毛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7) 人氣()